人工智能有时也反智

最近看到一个非常有信息量的说法是,Youtube 上的广告「看五秒才可以跳过」是一个精心设计的 trick。那些愿意踏踏实实看完一分钟广告的才是广告的目标客户;而那些苦捱五秒迫不及待就 skip 的一定是「顽冥不化」的「广告免疫人群」——这就是所谓的样本标记了。对这种人,Google 会有一个小本子记下来,告诉广告商「对这个用户你在浪费钱」:他们是测试集的0而不是1。

而为什么要等五秒呢?为什么不一开始就允许跳过呢?也是一样的0和1呀。这就是这个 trick 的第二层面:收集更多数据。相信你一定遇到这样的情况,说好的只看5秒,结果广告拍的太好了最终看到了结尾。我的例子是这个广告,亚马逊日本的 prime 会员广告,真的太好看太感人。

短短的五秒意味着广告商就可以根据用户在五秒后的反应去优化自己的广告。那些被看五秒就跳过的,一定是不够吸引人;而那些口碑爆棚的,一定有过人之处。因此有人得出结论:「这个是用户,广告商和 Google 的三赢。」

 

广告行业一个著名的论断是「I know half of my advertising costs are wasted, but I don’t know which half.」(我知道我做广告的一半钱都被浪费了,但问题是我不知道浪费了哪一半。)从这个论断推导出的结果一定是「精准营销」。这几年机器学习方兴未艾,作为本质上的广告公司的 Google 必然借此在如何更好的找到目标客户上下足功夫。这无可厚非。不过我质疑的是,真的是「三赢」吗? 

当别人告诉我「双赢」的时候我一般会保持警觉,因为我很可能失去了什么而不自知。三赢就更为可疑,表面上的皆大欢喜一定是牺牲了某部分人的利益。这里很显然的是,用户被强制分类了。

「因为你选择跳过所以你不需要广告」,这让我想起了「因为你不用 VPN 所以你并不在乎隐私泄露」。大部分非技术出身的人对于如何正确使用 VPN 都觉得是有门槛的事,而这种对于必要的麻烦的不适我想正是来自于这种长期以来的「三赢」——互联网公司在用户线上安全意识尚不存在的时候就构建了一套隐私优先级极低的话语体系,以至于通过 VPN 来隐匿自己的 IP 被矮化成了部分「瞎较真」的人的专利。类似的,你知道网页上的数据分析服务AD networks 脚本有多少吗?你知道你在淘宝上的一次点击被分享给了多少人吗? 我想大部分人是不在乎的。Do Not Track 这个 Chrome 插件就比广告屏蔽插件冷门太多——我想冷峻的事实就是,用户只关心看网页爽不爽,而对为什么会出现这些广告,广告公司如何找到你的一无所知。

 

我曾经在朋友圈说,人工智能的最终愿景很可能出现在共产主义社会,原因无它:无孔不入的数据收集和好心好意的广告推断会让我们的视听「选择性输入」。这和「老大哥在看着你」相性相合。我想制作粗糙,内容尴尬的广告很可能是大多数,这就像我们不完美的自己:谷歌带着善意帮我们用 TrueView 过滤过的优质广告并非生命本身。我们不喜欢广告,从本质上说是因为「它是广告」,而不是因为它做的不好。

 

一个一切完美的世界是让人不舒服的,就像一个没有弱点的人让人警觉一样。任何对于真实世界的精心修饰都显得做贼心虚——我想推销一个东西,可能成功,可能失败;这才是「人之所以为人」的幽默所在,不是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