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 SCREEN!」

Ken Segall said in his blog:

Apple advertising was always creative and fun, but it was also intelligent and accurate. That’s what made it the industry’s “gold standard” for marketing.

He added:

That’s why it makes me nervous when I see today’s Apple playing loose with words and images to sell a product.

Case in point: the “all-screen” iPhone X.

Of course we can see with our own eyes that iPhone X is not all-screen. It has a noticeable edge around the entire display, which even the Samsung S8 does not have. And then there is “the notch” — the object of many a critic’s venom.

Here he posted a comparison picture of iPhone X and Samsung S8:


I’m OK with the other three sides being described as “all-screen”. But the head with a notch? Sorry, no. It’s just like an island with eight sensors. If iPhone X’s head looks exactly like the bottom — yet it’s not Samsung’s version — I would have no problem admitting its “all-screen”.

There is a simple way to think about that: what if Apple spends more time on iPhone X, and finally makes the SCREEN ITSELF as SENSOR? It’s not easy definitely, but at least Apple could describe it as “all-screen” with honor.

人工智能有时也反智

最近看到一个非常有信息量的说法是,Youtube 上的广告「看五秒才可以跳过」是一个精心设计的 trick。那些愿意踏踏实实看完一分钟广告的才是广告的目标客户;而那些苦捱五秒迫不及待就 skip 的一定是「顽冥不化」的「广告免疫人群」——这就是所谓的样本标记了。对这种人,Google 会有一个小本子记下来,告诉广告商「对这个用户你在浪费钱」:他们是测试集的0而不是1。

而为什么要等五秒呢?为什么不一开始就允许跳过呢?也是一样的0和1呀。这就是这个 trick 的第二层面:收集更多数据。相信你一定遇到这样的情况,说好的只看5秒,结果广告拍的太好了最终看到了结尾。我的例子是这个广告,亚马逊日本的 prime 会员广告,真的太好看太感人。

短短的五秒意味着广告商就可以根据用户在五秒后的反应去优化自己的广告。那些被看五秒就跳过的,一定是不够吸引人;而那些口碑爆棚的,一定有过人之处。因此有人得出结论:「这个是用户,广告商和 Google 的三赢。」

 

广告行业一个著名的论断是「I know half of my advertising costs are wasted, but I don’t know which half.」(我知道我做广告的一半钱都被浪费了,但问题是我不知道浪费了哪一半。)从这个论断推导出的结果一定是「精准营销」。这几年机器学习方兴未艾,作为本质上的广告公司的 Google 必然借此在如何更好的找到目标客户上下足功夫。这无可厚非。不过我质疑的是,真的是「三赢」吗? 

当别人告诉我「双赢」的时候我一般会保持警觉,因为我很可能失去了什么而不自知。三赢就更为可疑,表面上的皆大欢喜一定是牺牲了某部分人的利益。这里很显然的是,用户被强制分类了。

「因为你选择跳过所以你不需要广告」,这让我想起了「因为你不用 VPN 所以你并不在乎隐私泄露」。大部分非技术出身的人对于如何正确使用 VPN 都觉得是有门槛的事,而这种对于必要的麻烦的不适我想正是来自于这种长期以来的「三赢」——互联网公司在用户线上安全意识尚不存在的时候就构建了一套隐私优先级极低的话语体系,以至于通过 VPN 来隐匿自己的 IP 被矮化成了部分「瞎较真」的人的专利。类似的,你知道网页上的数据分析服务AD networks 脚本有多少吗?你知道你在淘宝上的一次点击被分享给了多少人吗? 我想大部分人是不在乎的。Do Not Track 这个 Chrome 插件就比广告屏蔽插件冷门太多——我想冷峻的事实就是,用户只关心看网页爽不爽,而对为什么会出现这些广告,广告公司如何找到你的一无所知。

 

我曾经在朋友圈说,人工智能的最终愿景很可能出现在共产主义社会,原因无它:无孔不入的数据收集和好心好意的广告推断会让我们的视听「选择性输入」。这和「老大哥在看着你」相性相合。我想制作粗糙,内容尴尬的广告很可能是大多数,这就像我们不完美的自己:谷歌带着善意帮我们用 TrueView 过滤过的优质广告并非生命本身。我们不喜欢广告,从本质上说是因为「它是广告」,而不是因为它做的不好。

 

一个一切完美的世界是让人不舒服的,就像一个没有弱点的人让人警觉一样。任何对于真实世界的精心修饰都显得做贼心虚——我想推销一个东西,可能成功,可能失败;这才是「人之所以为人」的幽默所在,不是吗。

公知和意见领袖的区别

今天看了一篇讲关于意见领袖和公知之间互相平衡的文章。挺有意思。来自于《新共和》2017年7月号。

 

原文链接:https://newrepublic.com/article/143004/rise-thought-leader-how-superrich-funded-new-class-intellectual

 

文章主要提了两个观点,一个是意大利共产主义者葛兰西在1930年的看法,他认为工业革命之后,新阶级(资产阶级)的出现也带来了新的思想者的出现。这些思想者可以是理论家、技术人员或者任何在新社会中的公职人员。随着具有普世意义的新世代社会良俗的流觞,这些人帮助新生的资产阶级确立了新的观念。

这些人似乎是带有原罪的。文中说:

Great minds, we are told, no longer captivate the public as they once did, because the university is too insular and academic thinking is too narrow.

新世代培养人才的学术机构(譬如大学),变得思维狭窄。言外之意,这些「新的思想者」(作者称之为 organic intellectuals)并不具有传统公共知识分子那种兼容并蓄的雅量。

 

作者的第二个观点是说这些「新的思想者」成为了有钱人的附庸。他引用了 Drezner 的观点:

Drezner does his best to take an objective view of the thought leader as a new kind of intellectual who fulfills a function different from that of the public intellectual, though an equally legitimate one.

Drezner 认为,富豪们的思想最好情况也就是肤浅和平庸了,而最坏的时候几乎是反民主的,有时完全是欺骗性的。甚至——有的 organic intellectuals 是愚蠢而不动脑筋的。作者这里举的是托马斯·弗里德曼的例子,著名的《世界是平的》的作者。

The biggest idea in Thomas Friedman’s best-known book, The World Is Flat, is, Drezner summarizes, that “to thrive in the global economy, one needs to be ‘special,’ a unique brand like Michael Jordan.” It is more of a marketing principle than a philosophical insight. But “businessmen adore Friedman’s writings on how technology and globalization transform the global economy,” Drezner explains, because his message reinforces their worldview.

这里,弗里德曼提倡一种「颠覆式创新」,鼓励人人都成为乔丹那样的独特品牌。作者质疑的是,从商业角度,一味求新并无不可,可这更像是商业策略而并非普适的哲学洞见。

然而商人们很喜欢弗里德曼的论述,进而普通人也在鼓励他们的子女「变得独一无二」。另一个有力的例证是尼尔·弗格森树立自己的品牌给电视节目写书。2012年他给《新闻周刊》写的关于奥巴马的封面故事惹来了麻烦。他在接受作者采访时坦率的说,他从牛津大学的老师变成思想领袖,完全是为了钱。

 

作者最终落脚在「新的思想者」(即意见领袖)和传统公知之间的平衡。他提到一个公司在「颠覆式创新」之后反而陷入了麻烦,尽管它之前很繁荣。而停止颠覆之后,销售额还翻番了;一些颠覆性的公司反而倒掉了。作者认为这是思想市场自我调节的佐证。

 

最后用文中的一句话总结一下:

What intellectuals need is the same as what everyone else needs: a society that prioritizes human flourishing over private profit, and strong political networks that guard public goods against the prophets of an atomized, high-tech future.

知识分子们需要的和我们普罗大众需要的其实一样:一个把人的全面发展放在个人利润之前的社会,一个强大的政治网络来守护公共利益、对抗原子化却有着高科技的先知们。

UI 的一致性

Reminder: cross-platform UIs mean your product looks consistent to you and weird to all of your actual users.

今天在 Twitter 上看到的段子,针对的是 Mac 版的 Chrome 最近把菜单终于改成 Material Design 的事情。而以前这个功能是需要在一个类似「实验室」的菜单下开启的。具体操作可以参考这篇文章

 

类似的问题似乎也出现在关于语音助手的讨论上。Amazon Echo 是没有屏幕的,但是最新的 Echo Show 是有的。苹果的 HomePod 也有,而最近的消息说没有人知道那块屏幕具体会怎样工作。一些蛛丝马迹可以在 Gadgets 360 对苹果营销高级副总裁 Phil Schiller 的专访中看出来。

在专访中,Phil 提到:

So there’s many moments where a voice assistant is really beneficial, but that doesn’t mean you’d never want a screen. So the idea of not having a screen, I don’t think suits many situations. For example if I’m looking for directions and I’m using Maps, Siri can tell me those directions by voice and that’s really convenient but it’s even better if I can see that map, and I can see what turns are coming up, and I can see where there is congestion, I understand better my route, and what I’m going to do. 

同样是问路,开车的时候问就不需要屏幕,出发前在家里问就希望能有个屏幕显示出路线一目了然。同样的论断安卓之父 Andy Rubin 也曾提到过,他说「在屏幕上一眼就能看到的信息,听语音助理一字一句地读出来怎么也得花上几秒」。

 

Phil 还提到一个有趣的事实:

My mother used to have a saying that if you don’t have something nice to say, say nothing at all.

是的。以我个人用 Alexa 和 Google Assistant 的经历,「想好怎么问」是每次使用都会有的门槛。「明天该怎么穿?」和「明天天气怎么样?」实际上指向的可能都是天气信息。我们可以用前者去问妈妈,但是我们似乎只能用后者去问语音助手。我们设计语音助手的本意是设计一种比点按屏幕更自然的交互,可是目前看来有点弄巧成拙——语音助手使用起来仪式感太强了。

 

 

用一种所谓的「设计规范」去统一各个平台的 UI 范式,在深层意义可能就是对具体应用场景的语焉不详。说到底,是设计思维偷了懒。

予己方便就是予人方便

我是这样一种人——看到喜欢的作家的书,我会在京东或者亚马逊上搜索。早些年电商不发达的时候,小学生的我会买周杰伦的磁带,林俊杰的 CD。因为害怕上当受骗,我很龟毛地在浏览器里装了网站评分的插件——在美国,除了 amazon 和品牌官网,我几乎很少在奇怪的网站买东西。

著名作家的书,小众歌手的专辑,甚至某个手工作坊的牛仔裤,其实也会在创作者的个人平台上发售。这些个站由于开发者的水平有限,大部分处于一个「外观文艺但是安全堪忧」的状态。很可能你下单之后,客服需要五个工作日去处理;邮件经常已读不回——我是不愿意在这种平台支持我的偶像的,因为不方便。

如果你和我是一种人,就不要说什么「苹果的抽成干扰了正常的打赏机制」、「我想给创作者直接打赏」。

你可以把你对于苹果平台的信任理解为你让渡了 32% 的赏金。坦白地说,你并不是想让创作者多拿了这 32%,而只是因为微信/支付宝/Paypal 或者京东/淘宝/亚马逊更让你放心。从创作者的角度,尽管好的内容确实是内容付费的生意,也千万别把平台的好意当做理所当然。我们都喜欢自己方便,但这不意味着别人方便:它们不能混为一谈。